爱摄影。微博:http://weibo.com/hanchongphoto

千年古刹的第一份快递


大方寺22年里只有一个和尚,他今年72岁了。

我见过他两次,第一次是在十四年前。

那时的大方寺已历经了1800多年的风雨,东汉时的辉煌早已不在,几间瓦房摇摇欲坠,只有老僧一个人住在那里。这么多年过去,我想再回去看一看,老人是否安好。

深藏在龙脊山的大方寺并不好找,山下早已被开发成旅游区,农家乐和饭馆遍布。稍远一些的人都不知道寺庙的所在,只有靠近山脚的村民才能指出大概方向。

不禁感慨,这样一座千年古刹,地图上居然也找不到。心里也有一丝庆幸,老家的变化总是日新月异,在外头漂泊久了,总有“去年今日此门中”的失落,那些平地拔起的高楼和来来往往的人们,都是不等你的,但还是有一些地方,跟回忆里一样。

正门被封死了,侧面开了个小门,老僧人的腿脚有些慢,但是很健谈。

这二十多年,他不断地将寺外散落文物搜集到寺庙里,还利用筹到的款项,重修了正殿里的佛像,修了从寺庙到山下的步道,把以前的危房加固,甚至还在寺庙里装了监控探头。寺庙虽然看起来还是很简陋,不过水、电和食物都能保证,老人生活上倒也没什么困难。

出家人清心寡欲,他住的地方四面白墙,一扇小窗,毕竟年逾古稀,房间里光线昏沉,他摸索东西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睛,我说:“我送您一盏灯吧。”

我在京东上购买了一盏台灯寄到大方寺。快递员说,还从没有过寄往大方寺的快递呢,不过肯定可以送到。送货当天,我跟随快递员记录了整个过程。

一张好照片,里面似乎可以看出很多故事;而一组照片,有时却很难把一个故事讲明白。

越是想表达那种深山孤僧的淡然,越是觉得自己是个俗人,这里山水人物、鸡鸣狗吠,都有割舍不掉的烟火气。

6月5日,正值我们老家宿州麦收时节。刚到山区的时候,竟下起了雨,雨雾飘在墨绿的山腰,让这片皖北地区的低矮山丘,看起来竟有了江南的感觉。

快递员是个腼腆的年轻人,话不多,看我举着相机,还有些不好意思,下车后,他抱起包裹撑着伞快步走在前面,开始的几百米路尽是餐馆,喧哗热闹,路边铁笼子里待宰的公鸡在雨中蹲着不言声。再往上走,便是深山老林了,越来越安静,雨也渐停。风一吹,树叶上存的雨水就大颗抖落下来。道路变得有些湿滑,我们走得很小心,雨后山里的空气潮湿闷热,没几步便一身汗。

两公里多的山路,穿过了杀生场,穿过了深山林,千年古刹一路鸟鸣山幽,远远地就能看到树上挂了一块“大方寺”的牌匾,这本该挂在庙堂檐下的,所以看起来很违和。

快递员穿着大红的工作服,已经满头大汗。我跟在他的身后,如同这一路一样,踩着石阶,我们轻轻闯进了古庙的小门。

这座千年古刹收到了第一份快递。

老师父还认得我,招呼我们坐下聊天。我们没有耽搁,台灯安好,快递员一按开关,暖光照得四壁柔和。他说,这下就不用担心晚上看不清楚字儿了。

“青灯古佛夜伴书”,我按下快门,想起这句话。

当天我坐着高铁回到了北京,翻着相机里的照片,像是了结了一桩心事。


评论(21)
热度(300)
  1. 牧马人韩冲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Swallowhope韩冲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很想去看看,是一方净土
© 韩冲 | Powered by LOFTER